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TRXHP)我仍心存希望 番外一

已有 262 次阅读2020-5-25 23:31

假如金斯莱告知了哈利食死徒的方位。
              
       实际上哈利一点也不关心死亡圣器。
       罗恩把复活石还给哈利的时候,是个温和的春天下午。五月中旬的风微微的变暖,叶子也在闪着和煦的光。
        “坐。”哈利指了指那个湖蓝色的小沙发,他接过复活石后就随手把它扔在某个到地方了。
        罗恩顺从的坐下了,端着威士忌瓶子喝。
        哈利给自己倒了杯茶。
        “所以你现在就打算先做傲罗?”罗恩问。
        “是的,”哈利抿了口茶,“食死徒需要被关进阿兹卡班。”
         “这两天的听证会够你忙活的了。”罗恩稍微有点幸灾乐祸。
         是啊,马尔福家庭败落,他们都不是罪大恶极的人物,甚至人性的光辉在最后一刻闪现的淋漓尽致。
         最重要的是斯内普教授,惨死在黎明之前。
         哈利低垂着睫毛。掩盖了绿色里的水光。
         “你知道的,我和赫敏只是在做复建霍格沃茨的工作,我们都很想帮你。”
         “没关系的,罗恩”哈利温和笑笑,“一切马上就结束了。”
         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罗恩,你知道的,我的头一直很疼,不能多说话。
         但是哈利没说,只是睁着绿眼睛盯着他。
         罗恩明白了,摆摆手,告诉他,“我是你兄弟,生死与共的。”
        壁炉亮了一下,罗恩走了。
        哈利就一直坐在这个小皮沙发上,直到天很黑。他身上还穿着修身的礼服斗篷,为了今天上午的听证会。他烦躁的扯开几颗扣子,露出有着一些疤痕的蜜色胸膛。他轰然倒下去,用一只手枕着脑袋,另一只手搭在沙发靠背上,一条腿曲着,另一条腿搭在沙发前的小方几上。
        很怪的姿势。
        他觉得腰下有什么东西硌着他,他叹了口气,认命的起身。第一次起没起来,只是仰起来一个小小的角度。
        “操,”哈利利落的翻身下了沙发,举起魔杖摆出战斗的姿势。
       原来是那颗复活石,小石头闪着诱人的光泽。
       他拿起来,用手上下的抛着。月光透过窗户反射过石头,荡起一圈迷惑性的蓝色。
        它在轻轻的说,来吧,来吧,看看你心里的痛苦,用我来疏解吧。
       哈利鬼使神差的,握在手心里,转了三圈。
        一、  二、 三...
      一个模糊的人影逐渐明晰,哈利痴迷的看着,直到一双纯黑的眼睛完全显现。
       汤姆里德尔!
       哈利的瞳孔急速缩小,呼吸急促。
       “啪!”这颗复活石坠落在地。
       “Well,well,well.”汤姆里德尔笑着消散了。

       过了好久,哈利才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等他有了意识之后,抹了一把脸才发现自己眼泪正肆意的坠落。

        大概一个月过后,夏天来了。
       但是哈利正匆匆的赶路,而且还必须竖起耳朵,时刻听着风向,眼睛也得观察着任何诡异的地方。
       因为这是斜角巷。
       太阳完全落下山头了。这次哈利是来追踪围剿食死徒的傲罗的。就在半个小时前,金斯莱的猫头鹰把哈利带到魔法部部长办公室里,他得知了一个悲痛的消息:纳威的奶奶去世了,被食死徒用钻心剜骨狠狠得折磨死的。
        哈利的心翻滚着,他很悲痛,但他知道自己不配掉眼泪——这一切都是他和伏地魔的孽缘造成的,那个该死的预言!
        他突然听到一阵不和谐的“沙沙”的响动。
        “谁?”他大喝一声。
        那是个比他年龄小一些的男孩儿,但比他高,比他强大,而且还有着疯狂的黑色眼眸,和柔顺的黑发。他强迫着哈利和他对视,他说,“你好,召唤我的人,我是汤姆里德尔。”
         哈利的心疯狂的跳动起来。他现在恨不得用时间转换器回到过去揍一顿想转复活石的自己。汤姆微微地假笑着,摆出一副友好的样子。
         “你到底是谁?”哈利忍着怒气,因为他的确没有精力陪着一个患了妄想症扮演汤姆里德尔的食死徒玩儿,因为正有一群亡命之徒四下逃窜,那是真正的恶魔。
        “唔,我?汤姆。”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四平八稳地朝哈利这个方向走来。
        他穿着一身斯莱特林长袍,黑袍在夜幕里翻滚着,搅动出一番巨浪一般的恐怖色彩。他假笑着,审视着这个从一开始就散放巨大威压的绿眼小狮子。“我不清楚你们这些食死徒为什么死到临头还要扮演那个杂种的面貌,”哈利顿了顿,“不想死就躲远点,真的那个已经被我杀死了,而你,冒牌货?”哈利死盯着他,“趁早收手。”
        男孩的眼睛里闪着疯狂的情绪,他嘶声笑道:“啊,他死他的,关我屁事?倒是你,还没谁威胁过我的生命呢。”
        哈利震惊地看着他,绿色的眼睛睁大了。汤姆轻飘飘地走过来,在他要摘下哈利的那个老式眼镜的时候,哈利狠狠的发出一招神锋无影。
        “轰”的一声,一棵巨大的树被他横劈折断,激起满地尘土。而被诅咒的那个人甚至仅仅歪了一下手腕就躲了过去。他笑看着哈利盛怒的样子,他说:
      “摘了眼镜吧,你笑起来一定会更好看。”
       哈利错愕的盯着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还有,”清冽的男音响起,“那是伏地魔,我是我,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哈利没有放过他眼里的任何情绪,不然就是他是一个真正的隐藏情绪的高手,因为他眼里的困惑很难被装出来。
       哈利收手了,但他还是紧握着魔杖。“没事,你走吧,你不是他,不要耽误我的进程。”他心里想着这应该就是一个被折磨疯了的可怜人吧。
       但哈利错了,他判断错误。
       因为下一秒他就被汤姆硬生生挤在一个土墙中间,他清晰地看见汤姆眼里红光大盛,只有伏地魔会这样。哈利激烈的挣扎起来,汤姆死死地锁着他的手腕,哈利憋一口气一个回肘打在汤姆的大臂上,结果汤姆另一只手立刻腾空,一个爽利的手刀切在了哈利的腕上。
        “咔嚓,”哈利的手腕断了,是右手,他惊恐的看见手指无力地松开了魔杖,一个青紫的印痕瞬间肿胀起来。
        汤姆的胸膛紧紧贴着哈利的,汤姆完美的脸就在哈利的耳旁贴着,汤姆胜利者一般笑着,喷着热气,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哈利的乱发,乱发里藏着刚才激烈对峙而沾染的草屑,但汤姆不屑一顾。
        哈利的手无力地垂着,但他眼里却划过狠戾。“你是谁?”“我是汤姆啊。”男孩转向了哈利的右耳,他的右耳瞬间被他的唇舌包裹住了,软骨柔弱地折着,细小的绒毛都被男孩一一舔过,一遇到风就都簌簌地战栗起来。“咱们是敌人。”哈利沉声说,“你除了你是汤姆里德尔以外还知道自己是谁吗?”汤姆低低笑着,仿佛不能自持。“不知道,”他很严肃的说,“但我知道你是哈利,你是把我唤出来的哈利·波特。”
        汤姆的黑眸早已染上情欲的色彩,他叹息着靠近哈利的唇,哈利绝望的闭上眼睛。汤姆说:“我从你第一天唤出我开始,我就对你起了欲望。”他粉红的舌头舔着黑夜下哈利健康的,麦色的脖颈。他左手抓着哈利的头发,让他往后仰,汤姆则眯起眼睛欣赏着水光粼粼的脖子,线条优美、流畅,喉结突出,并上下滚动,动脉就在离自己不到一寸的距离无声的引诱着。
       “一个月了啊...”汤姆吞下这句话立刻覆盖上了哈利的淡色唇,他狠狠的碾着——用自己的唇。直到一丝血迹从唇纹里渗出来,他满意地欣赏了一秒,又狠狠的覆盖上去。他伸出舌头舔着哈利的唇缝,两片唇瓣包裹着哈利的唇珠,仔仔细细的吮着,尝到了轻飘飘的锈味儿。他狠狠一裹,哈利忍不住痛呼出来,那条狡猾的舌头就钻了进去,扫荡着哈利口腔里的温度。
        他舔舐着哈利的上牙堂,一遍一遍的扫过;然后转去舔他的后槽牙,他立刻激动的闭上了眼睛,因为那里带着一股巧克力的香醇的味道。两个嘴唇暂时分开,流下一串银色的线,从来没经历过这么激烈的亲吻的哈利此刻腿软的就要倒下,汤姆左手扶着他的腰,从脊柱滑上又深深浅浅地刺探着哈利的西装裤中缝。
        他右手大拇指青青抚着、刮蹭着哈利的左小臂肌肤,那里不可思议的光滑细腻;然后左手就一下轻一下重的揉摁着两股中间的凹陷。
        汤姆的舌头转战哈利的小腹,他的小腹结结实实的,撑得松垮的巫师袍很有型。汤姆一点点把扣子舔湿,然后用舌头解开,汤姆抬起眼睛看向哈利时,他称心如意地笑了——果然,哈利在汤姆的诱惑下渐渐失神,绿眼睛没什么焦距地看着汤姆嫣红的唇瓣吞吐着他的纽扣,漆黑的眼睛像是漩涡一样,深深地吸引着他的目光。
       那件恼人的巫师袍终于被扒下去了,露出哈利麦色的胸膛。十八岁的男孩子还没经历过什么情欲,那娇嫩的两点颤颤巍巍的耸立在玉一般的胸膛上,任君采撷的模样。汤姆用自己的巫师袍轻轻摩挲着哈利的臂膀,激起他的战栗。他自己的舌头则在肚脐处打着圈,一点一点的向往里探。随后直起身体,对上哈利茫然无错的目光,假假的笑着,说:“阿利,该我了。”
         哈利猛然间被推着转了半圈,头狠狠的被怼在粗糙的墙面上,立刻起了红印。野草从砖缝里钻出来,一下没一下的骚着他的乳头。哈利因为刺激打了好几个哆嗦,然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西装裤也早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的后脖颈瞬间贴上一张湿润的唇,他甚至能想象得到此刻到底是一番如何活色生香的样子。汤姆把手游走到哈利的小腹前,抓起半硬的性器,简单的撸动几下,就放过了它,让它自己抵在粗糙的墙上,那石面儿野草从生,从四处搔挠着他粉嫩的性器,马眼蹭在墙上,留下一串一串半断半连的银线。
        汤姆的性器早就蓄势待发,他贴在哈利的背上,上下蹭着,他的两个手夹着哈利的屁股,然后把自己的那个物件放在两股中间,他一使力,四面八方陷进来的柔软压力挤着他的性器差点泄了。汤姆懊恼的咕哝一声,然后就开始了一深一浅的抽插,哈利挺翘的屁股蛋雪白,和他被长年晒着的膀子不同,娇嫩如初雪,甜美如樱花,汤姆加快了手摁压他屁股的速度,他也提起腰来猛进的干着。
       哈利那可怜的性器就这样在不断的与墙摩擦中硬得滚烫,柔软的墙草甚至还从那个小小的铃口处探进去,哈利倒吸一口冷气,脑袋一热,泄出了浓厚的白浊。
        汤姆呼哧呼哧的在他而后喘着气,不时用舌头刮蹭着他的耳廓。少年人的声线还十分清冽,就是这样粗鲁的喘着气也显得十分精致。“哈利,哈利,你真棒...”
        “嗯,”一声闷哼,汤姆在他身后泄了出来,他松开手,活动活动腿,汤姆的那个大件儿就“哧溜”一下滑了出来。哈利可怜的屁股上留下一边一个红彤彤的印记,白浊前后都是,有些干了的留下淡黄的印记,大部分鲜热的还在他屁股后面流淌。
        在短暂的闪光后,哈利总算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绝望的看向自己的右手,软趴趴的垂着,已经疼到没有知觉了。他睁着眼睛瞪汤姆,汤姆就温温柔柔的过来啄他的睫毛和脸颊;他闭上眼睛不去看,汤姆就含住了他的眼睛,并诡谲的说:“哈利宝贝,不然我就挖了你的眼镜吧。”
        哈利一睁眼就望进去那种深邃又幽长的黑眼睛。哈利绝望的想,纳威奶奶的葬礼似乎是参加不了了。汤姆正在穿裤子,他敛了敛神色,几下抹走了低落的白浊,趁机冲到魔杖旁边,握住了魔杖,他狂喜,因为他注意到汤姆里德尔根本就没有任何魔杖 。
       这说明是自己占上风的,但是很快他的膝盖就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瘫坐在杂草从里,浑身赤裸,凌厉的杂草叶尖儿抚弄着他的性器,搔着任何刚刚磨破的皮肤 。
月亮渐升,他一转头,发现他已经穿戴整齐了,他自嘲的笑笑,发现汤姆就站在那儿,不动,不吱声,只是绝望又带着疯狂的留恋看向哈利,哈利想起了伏地魔最后的疯狂表情和深刻的留恋...
         是的,和汤姆一样的疯狂的表情和深刻的留恋。月亮高悬,是了,今晚注定有人消散,有人难以入睡。
        不过一秒,历经了整月的汤姆里德尔,到了离别了。
        汤姆笑着看他,这是他头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可他要走了。汤姆遗憾的自嘲。就算自己再次被召唤出来,也早就没有了自己的记忆了。
        月亮升到了最顶空,遥远的某个地方传来哀戚的声音。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0-8-15 05:1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