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猫爪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小提示】贴内空白看不到内容时,点击帖子上方‘只看该作者’即可恢复。【发文提示】连载文章完结时请修改分类到[完结登记]
查看: 7528|回复: 7

【邀稿文试阅二】【LH】Soul Wars/灵魂之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4 19: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LH】Soul Wars/灵魂之战   作者:Hijja     译者:月下珠
警告:含微量DH(放出部分未体现出)
全文约97000字。     英文邀稿,原文年底会在网上放出。



第一章   Barter/议价


是Macnair把那个男孩从古旧的Riddle庄园的战后废墟中带回来的。

Lucius派去那崩毁城堡的五个人中,Macnair是唯一一个回来的。另外几个——Yaxley、Avery、Carrows以及一个他懒得去记名字的苍白脸色新人——像是被精致橡木大门参差不齐的残骸所吞噬了一般,消失无踪。他们也许被某块掉下的天花板压住了,或者是不慎踏入了对战双方中某方的陷阱。也可能他们试图从战场中逃走,抱着一线希望想要从傲罗们手中溜走——而后者在凤凰社承受了真正的战斗之后,正用他们的人力和反幻影移形网络打扫着这座山丘的每一英寸。

但Macnair回来了,远远看去,搭在他肩膀上的包袱单薄得像一件备用长袍。立即地,Lucius感觉到一阵纠结的忧虑——以及希望——这也许是用变形又一次从死亡中逃脱的黑君主。

然而,仍然啃噬着他上臂内侧的疼痛告诉他不同的答案。黑魔标记在他的血肉上烧出了一个拳头大的洞,现在暂时地用治疗膜包扎着。黑君主第一次失败时,黑魔标记也燃烧了起来,缠绕着头骨的绿蛇变黑并最终消失,但那时它并没有给持有者带来这么大的伤害。有几个被标记过的年轻食死徒甚至没能在它的火焰下幸存下来。

不,黑君主已经消逝。而此刻,Walden Macnair将谋杀他的人从战场遗迹中带了出来。

当那卷破烂掉到Lucius脚边时,他黑色的头发和长袍几乎难以区分——它们同样都覆满尘土和灰烬。只在Lucius用靴尖将他翻过来时,才能辨认出男孩在尘土和污迹覆盖下的面孔。以及那道伤疤。

起初,他认为男孩已经死了。摊开的肢体没有分毫移动,那道诅咒留下的伤疤也仿若刚用烙铁烫过般鼓起。但这时男孩的面孔因无意识的疼痛而扭曲,碧绿双眸张开一道细缝,同时一声狂怒的尖叫撕裂了压抑的静谧。

Bellatrix Lestrange冲上前,魔杖举起,瞄准了这个巫师可怜的躯壳。

钻心—!

Lucius在她念完咒语前拦住了她的胳膊,即使这使得他手臂上的灼伤再次爆发,让他眼前有片刻的昏黑。Bellatrix像只疯猫般嘶吼,Lucius举起魔杖以防她突然袭击。在一场战争中同时失去主人和丈夫已经让他的这位小姨子本来就不稳定的精神完全狂乱了。

“他杀了我们的主人!”Bellatrix怒吼,唾沫喷溅到Lucius的衣袖上。“至少我们可以复仇!”

Macnair板着的脸让Lucius无从探知这位刽子手会倾向于谁。在少数残存的食死徒中,他、Bella和Macnair是仅剩还有战斗力的人,Lucius知道他必须得尽快确立自己的权威。

“我是在黑君主的王座下找到他的,”Macnair粗声说,手指摸向肩套中的战斧。

Lucius嘴唇扭曲。“Snape呢?”他问道。“Greyback呢?”

“我看到Snape的尸体。”Macnair绷紧嘴唇,但并没有详述。“至于Greyback,全无踪迹。”

“我们的主人呢?”Bella打断他,声音嘶哑。

Macnair摇摇头。“那里没有——只有一堆瓦砾。”他粗犷的面孔更冷酷了一点。“以及他魔杖——的碎片。”

Bellatrix发出一声好似啜泣的怒吼,而Lucius不得不再次抓住她握着魔杖的胳膊。“他死了!”她叫道。

“这里到处都是傲罗!”Lucius怒斥她,心里十分明白他的话其实主要是说给Macnair听的。“他们尚未袭击并占领我们的唯一理由是他们还在等增援部队的抵达。而这里只有我们三人,以及一小群伤患和孩子。”当敌人最终决定进攻时,在墓地周围散乱布置的防护魔咒甚至挡不住他们十分钟。面对两张困惑的脸,他说出自己的计划。“Potter——活着的!——将是我们唯一的砝码。我们通往自由的门票,Bella。”

“自由?”Bellatrix用震耳欲聋的声音愤怒嚎叫,甚至连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Potter都无意识地皱起了眉。“我们的主人死了!”

“可我们没有,”Lucius一字一句地指出。“我们的孩子们也没有。黑君主也不会想要我们毫无意义地死去。他会希望我们继续以任何可能的方式贯彻他的目标。”

不用想,黑君主实际上会更希望他们一起去死,他才不在乎自己死后还有谁活着呢。他从不关心任何事,除了他自己,Lord Voldemort。

Lucius用眼角余光看到Macnair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从Bellatrix闭上嘴而不是继续喷出更多反对意见这点来看,可能她也看到了。

回想起来,令人惊异地,一场计划了四年的战争如此迅速地就变了味儿。黑君主向之许诺了大不列颠境内自由生活权的巨人们没有到来。Fenrir Greyback的狼群也没来,将战争单独留给了聚集在Riddle庄园的食死徒们。对他们,以及对他们在最糟的时刻失去了永生的不朽领袖来说,很难想象所有一切的巧合都是由现在倒在他脚边的这个男孩所设计的。

Lucius抓住Potter的长袍前襟,用力摇晃他,直到疲惫的碧绿双眼猛然睁开。

“我们的增援部队——那些巨人们——是你拦截了他们吗?”

一道唾液从Potter的唇边流下,然后才是出口的句子。“没来。Hagrid……挑战了他们的古戈Golgomath。胜了。现在正统治他们。”

Lucius的手指握紧了Potter的领子。“狼人们?”

男孩的嘴唇勾起一个朦胧的微笑。“Remus Lupin发誓为了他在童年时遭受的一切,他会夺走Greyback的狼群。”他咳嗽,全身一阵痉挛。“没有人会来,Malfoy。”

“外面的是谁?”Lucius艰涩地问道。“是谁在指挥着傲罗?”

Potter摇摇头。看起来并不是像在拒绝,更像男孩在思考中的晃动。一层乳白色的薄雾覆上通常清澈、反抗的双眸。他的脸在痛苦中扭曲。

Lucius抽出自己的魔杖。“快快复苏。

男孩的四肢震颤、抽搐,同时他呜咽着用双臂环住自己的身体,仿佛体内有一把火在燃烧。如果说咒语带来了什么变化,也只是他瞳孔中的乳白色增加得更多了。

忍住诅咒,Lucius将他再次拉起。“你这该死的蠢货!你喝了什么?”

Potter的嘴唇动了两次才有声音出来,Lucius不得不将耳朵贴近才能最终听清他在说什么。

“心灵圣药(注1),”Potter从破裂的嘴唇中低语,Lucius仅仅因为很可能会让Potter立刻又昏过去才克制住自己再扇他一巴掌的冲动。“和福灵剂。”男孩在又一次痛苦的吞咽后补充。

这一次,Lucius大声诅咒了出来。仅只心灵圣药已经是一剂足够危险的魔药了,它可以让饮用者集中自己的精神——以及魔力——非常长时间,并且效果非常强烈,超过惯常的巫力耐受力。当然,代价也非常高昂——使用之后身体会完全虚脱,或者,在最糟的情形下,造成致命的衰竭。并不是说Lucius没有偶尔地喝过一两口,但混合以第二种更不稳定的魔药……

“是谁在指挥?”Lucius在Potter又一次昏厥前再次嘶声问道。

“Scrimgeour……我猜,”Potter含糊地说,然后眼睑垂落,再次在Lucius手中瘫软下来。

Lucius厌恶地任他跌落地上。他没有试图施用任何能缓解魔药毒性的咒语:他们不得不依赖Potter自身的惊人生命力——在Lord Voldemort每一次夺取他生命的企图下依旧顽强活下来的生命力。如果顺利的话,那生命力应该能坚持更久一点。并不是说Lucius对男孩的死活有一丝关心,只是他们现在需要一个喘气的人质。

他转向自己的伙伴们。“那么,看来我需要和魔法部部长聊一聊。”

“他们会杀了你,”Bellatrix断言,听起来几乎是对此欢欣鼓舞的。

Lucius无所谓的耸耸肩。“我不这么认为。Scrimgeour是个非常注重外交礼节的人——在公众面前。不过,如果我没有回来的话……”他将一只手搭在自己小姨子的手腕上。“让Draco使用自他妈妈那里得到的东西。这样你们或许还会有些希望。”

Bellatrix注视他,头侧向一边,苍白的前额上眉毛深深蹙起,但Lucius已经转向Macnair,指着地上失去意识的男孩。“确保他活着,Walden。并且别弄丢他。”

Macnair冷酷的点头。Lucius裹紧长袍,从这片明证了一个麻瓜家庭的死亡率的大理石陵墓中走出。在它的围墙之后,他可以看到Riddle庄园的废墟,以及不断飞向庄园前草坪的黑衣人影。大部分倒在那里的人都已经消失不见,余下的也正被医疗巫师照料着。

举起魔杖,Lucius释出自己的信使,一道亮白的闪影奔向前方,仿若一只守护神。不过Lucius的守护神可从未有过如此修长的形体,也没有过一根美丽、有着螺纹的独角。那只独角兽扬起前蹄,向转身注视它的魔法部官员们尖锐地发出挑衅的马嘶,然后化为一团薄雾,慢慢消失。

在藏匿处绷紧身体,Lucius等待着。这花费了几分钟——在此期间Lucius几乎开始相信他的和谈建议已经被拒绝了——直到一束银光从草坪上傲罗防护最紧密处射出,刺穿薄暮。它不像Lucius的独角兽那般清晰,仅仅在草坪上发出嘶声,接着就飞快消失了。

深呼吸两下,Lucius将魔杖插入皮套中,离开他的掩蔽处。草地,仍然碧绿但在八月的阳光下已被炙烤得坚硬的草地,在他前行的脚步下发出劈啪声。走出墓园,走上草坪,走向庄园前拥塞的人群。他的胸口因收到的灼热视线而刺痛。不过,这是一场经过精心策划的冒险。Rufus Scrimgeour或许像任何前傲罗一样是个卑鄙的混蛋,但他不可能在上百个目击证人面前破坏一场巫师和谈。

Lucius在几步之遥处停顿下来,打量面前的景象。

和魔法部的人稍微分开一点的地方,他可以看到少量的凤凰社成员围在一个羽毛褥垫的担架旁,霍格沃兹的护士长Pomfrey夫人正在那里俯身照料。McGonagall灰白掺杂的长发从担架上垂落。Lucius曾在战场上见她和Bellatrix决斗,看起来她在那场对峙中没占到什么便宜。一群孩子拥在她周围,似乎是Potter那群小跟班。一个留着暗金色发辫的女孩握着女校长的夹鼻眼镜。

这时傲罗群分开,有着狮子样面孔的Rufus Scrimgeour显现出来,表情警惕而严厉,头发一丝不乱。一个瘦高、戴着眼镜的红头发——Weatherby Weasley(注2),如果他的记忆准确的话——紧紧跟着他,并没向凤凰社那边瞟上一眼。

“您是来投降的吗?”Scrimgeour在停下脚步前擅自认定道,并设法做出俯视Lucius的姿态——即使他们几乎一般高。

Lucius让自己的嘴角拉出一个只表现出好笑的抽动。“不完全是。”他拖长腔说。

“你们自封的黑君主已经死了,你们这些共犯将被击溃,而摄魂怪们将回到魔法部的掌控下。”Scrimgeour冰冷鄙夷的声音毫不动摇。“您和您的那些从犯们自己投降还可以活下来。否则,摄魂怪之吻会等着任何拒绝魔法部仁慈的人。”

“我并不是来寻求仁慈的,部长。”Lucius不带幽默感地微笑。“我来向您提出一场交易。”

“交易?”Scrimgeour傲慢地仰起头重复道。“你们战败了——您还能向我们提供什么?”

Lucius径直对上他傲慢的视线。“Harry Potter。”

“Potter?”一道皱纹开始破坏Scrimgeour前额的线条,同时配以蹑手蹑脚跟在他身后的Weasley助手震惊的吸气。“Potter在和那个不能说名字的人的战斗中失踪了。”

“不完全是,”Lucius重复,比上一次更加尖酸。“我的同伴在Riddle庄园里找到了他。活着的——此刻来说。”

“Harry!他还活着?”Potter的名字似乎引起了几个凤凰社成员的注意。尖叫出声的是最小的Weasley男孩,Lucius以前曾在世界杯和魔法部神秘事物司里遇到过他。Ronald,他想起来。Potter最好的朋友。那个泥巴种女孩Granger——Draco在霍格沃兹的竞争对手——正紧紧抓住他的胳膊。她的长袍满是焦痕,头发乱得像鸟巢,但目光清明。而魔法部部长的跟班在他弟弟打断部长发言时愤慨地怒视他。

“这只不过是拯救他们那些食死徒们的最后一搏。”Scrimgeour挥手无视被打断的句子。

“您是否愿意用摄神取念来探查我说的是不是真的,部长?”Lucius温和的建议。

第一次,他看到愤怒打破Scrimgeour冷硬的面具。其他的凤凰社成员现在也来到了两个年轻人的身后:一个是强壮的傲罗——Shacklebolt,如果Lucius的记忆准确的话;另一个是带着尖顶帽颤巍巍的老人——他看起来老得足以亲眼目睹过Dumbledore和Grindelwald的决斗。不,魔法部部长绝不会喜欢在其他人面前落入下风。

当Scrimgeour怒吼着举起魔杖时,Lucius将有关Potter——活着,在他手中,但虚弱得像只小猫般——的景象抽出,放在脑海的最前端。Scrimgeour的摄神取念毫无花巧且全无一丝小心地冲进他的脑海,Lucius以自己全副的自制力才勉强维持平衡不曾跪倒。魔咒撕扯着他,将Lucius希望压下的疲惫、痛苦以及悲伤生生扯出。在确认Scrimgeour已经看到他需要看的一切后,他重新关上自己的大脑封闭术屏蔽。他的大脑封闭术还不足以抵挡黑君主,但在此处已经足够。

汗水从Scrimgeour的前额滴落,同时他的双眼愤怒紧缩。“你要什么?”他咆哮,没有注意到泥巴种女孩发出宽慰的叹息。

“一份给还活着的曾落入黑君主……致命掌控中的巫师和女巫们的赦免状。”Lucius开口。

“绝无可能!”Scrimgeour怒斥。“我向公众誓言过不会有任何一个食死徒能再次行走在英国魔法世界的街道上。”

Lucius在脑海里对魔法部部长的信誉嗤之以鼻。“我相信魔法世界会认为,对于换回宰掉不能说名字的人的小英雄来说,这只是个小代价。”

Scrimgeour的表情封闭起来,仿佛一道窗帘拉上挡住了它,一股忧惧的疼痛在Lucius腹部搅动。

“不,Malfoy,”部长简略的说。“魔法部不会允许自己被勒索。”

“但是……Harry!”年轻的Weasley尖叫,双眼几乎是漫画式的张大了。“你不能就这么抛弃他!他打败了那个不能说……Voldemort。他们会杀了他!”

“我向您保证Potter先生的安危是我的第一优先考虑,Weasley先生。”Scrimgeour对男孩施以抿唇一笑,但笑意丝毫未达眼底。Lucius非常清楚Scrimgeour这句话实际上是对成年的凤凰会成员们以及他身后的众人说的,而非那个男孩。魔法部部长的表情在转回面对Lucius时变得严肃而高傲。“立刻将Potter先生还给我们,这样您和您的同伙们将被考虑……合理范围内的特殊优待。诸如一场完整的审判,有所改善的监狱环境……”

Lucius胃部的沉重感加重了。也许像个没头脑的Gryffindor般平等地接近Scrimgeour是个错误的选择。Fudge的继任者从Potter的回归中不会得到任何好处。死去,这男孩将成为一位完美的烈士;而活着,他将是一个会走路的麻烦以及部长权利的竞争对手。

“想想看,男人,”Scrimgeour就像能探查到Lucius的想法般补充。“您不会想要抛开儿子、妻子的性命,仅仅为了一场小小的复仇。”

一部分的Lucius几乎忍耐不住想要尖叫,想要抽出魔杖钻心剜骨这个男人,直到他们都如同Narcissa般被火焰缭绕。从Scrimgeour退后一步,而环绕着他的傲罗们举起魔杖的举动来看,他的某些想法肯定是从表情上泄露出来了。Lucius以钢铁般的意志让自己的表情回复到通常的平心静气的面具下。如果Scrimgeour不知道Narcissa的事,那他现在也没有知道的必要。

“比起深锁在阿兹卡班,我宁愿我的儿子战死沙场。”Lucius开口。这绝非虚言。他经历过两年的阿兹卡班生活——他绝不会再回去,也绝不会让Draco进入高墙之后。“不过,如果能为和Potter同辈的那些孩子们找到一个解决办法,我也许能说服——”他冒险提议。

“不会有任何例外,所有拥有黑魔标记或曾为不能说名字的人战斗的人都不会被放过,”Scrimgeour冷静地打断他。

看到这一幕,Weasley男孩(他的父母在哪里?他们在场也许能使局面有所不同)已经想要再度大吼,但傲罗Shacklebolt的手按在了他的手臂上。

“先生,如果我们尝试用这里的Malfoy交换Potter,那么或许——”

“不,”Scrimgeour反斥。“我不会让一场在我名下的巫师和谈被破坏,不会让我们最古老的习俗之一被贬损。”他蔑视地看了那位傲罗一眼。“我认为您应该回去继续照顾你们那位女教师,Shacklebolt。”他说着向簇拥在Minerva McGonagall身边的那群人点了点头。

Lucius看到Shacklebolt的下巴紧绷,但他没有对此讽刺做出回应。

“你不能眼睁睁看着Harry死去。”小Weasley顽固的坚持,而从Scrimgeour的表情判断,这位魔法部部长的耐性已经几近消磨殆尽。

“他当然能,”Lucius恶意补充。“他正在这么做。”

“不!你一直因为他拒绝做你的傀儡而憎恨他!”男孩手中的魔杖像任何训练有素的决斗者一样迅速地举起,而考虑到它的目标瞄准的是Scrimgeour而不是自己,Lucius不得不佩服Scrimgeour的泰然自若。

“Ron!”年长的Weasley惊恐的吸气。

“Weasley先生!”Scrimgeour大吼。“战斗的压力必然已经混乱了你的头脑,让您竟能将魔杖对准魔法部部长!我确信Potter先生不会希望为不能说名字的人的食死徒们的再次脱逃负责。”在魔法部部长身后,一群战斗巫师开始聚拢,一个半圆形的魔杖环对准了男孩。

正在此时,泥巴种女孩呻吟起来,紧紧按住自己的腹部,瘫倒在Weasley的手臂中。Weasley放下魔杖抓住她,表情在恐惧和愤怒间徘徊不定。Granger的脸避开了魔法部部长,但Lucius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表情:混杂着狂怒、算计和决心——如果不是因为她不洁的血的话,这将会是一个让Slytherin自豪的表情。

“您的朋友受伤了,Weasley先生,”Scrimgeour说。“带她去圣芒戈吧。今天这里的争斗已经够多了。”

“求你了,Ron。”女孩低语。低咒一声,Weasley将魔杖插回套中,用胳膊环住Granger的腰部,扶稳她。

Shacklebolt踏前一步,走到两个年轻人和指向他们的魔杖之间。“我来照顾她,”他粗声宣告,接过Granger。“她需要治疗——而魔法社会将会需要知道今天发生过的一切。”

“他们会的,”Scrimgeour冰冷回应,泥巴种靠在Shacklebolt臂弯中的头转了过来。

“没错——我们将会确保这一切,”她以非常坚定的语气强调。她的双眼并未朝向Scrimgeour,而是正对Lucius,眼神彷如在释放摄神取念般的专注而炽烈。

两声幻影移形的噼啪声响起,傲罗、女孩和男孩三人一齐消失不见。

“您听到我们的决定了,”Scrimgeour神采奕奕地指出。“如果您立刻把Potter先生毫发无伤地还给我们并投降的话,您还可以期待一场在魔法部限制下,我们所能给予的尽可能公正的审判。”

“我会……转达给我的同僚们的,”Lucius讽刺地说。

连个致意的点头都吝于给予,他转身向来时的墓地走去。他的后背因所有人的注视——以及一直指向他的魔杖——而刺痛。他相信Scrimgeour会遵守停战守则,但其他的某些人,比如年轻的Weasley,也许会被愤怒湮没理智。

他严重错估了魔法部部长,Lucius意识到。干枯的杂草在他的皮靴下被碾碎,墓石逐渐接近。Dumbledore和魔法部部长之间有着严重的分歧,而谣传中Potter和Scrimgeour甚至做不到视线相接,但显然他们之间的敌意比那更深许多。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的话,Lucius或许可以等着看凤凰社和魔法部将彼此撕成碎片。毫无疑问,Granger和Shacklebolt正准备这么做,但Lucius和Draco以及其他人最多只有一小时,巫师军队即将袭来。或许时间比那更少。该死的Potter。

“怎么那么长时间,老兄?”当Lucius走近这个麻瓜坟墓,并下到他们用作临时庇护所的凹洞处时,Macnair粗声问道。

Potter男孩正躺在这个刽子手的脚边,脸颊埋在绿草中,双眼紧闭,柔软的黑色发帘遮住了他的伤疤。他看起来再次半昏迷过去。Macnair用来将他的双手捆绑在身后的绳索紧紧勒进了肉中。

“他们怎么说?”Walden追问,脸上有着悲哀的希望。

“他们说不,”Lucius急躁。“他们不想要Potter回去,好吧,除非我们串成一串像个听话的宠物般自动自发地走进阿兹卡班的小牢笼,以换取一场‘公正的审判’。”

Bellatrix令人战栗的笑声在小小的掩蔽所里响起。“我不是说过吗,蠢货?”她尖声笑道。

愤怒地低吼一声,Lucius将他们的囚犯从地上拉起。他用了一个“快快复苏!”来强迫男孩清醒,但即使这样,男孩的眼也还是翻了翻白才不太清醒的对准Lucius。Lucius抓住他长袍的前襟,再次摇晃他。

“你的朋友们不想你回去,Potter,”他嘶声,压抑的愤怒找到了它的出口。“他们宁愿你死去也不想谈谈交易。”看到男孩眼中闪过伤痛,染血的双唇努力想要挤出无声的抗议,他感到了极大的满足。男孩的面孔是潮湿的,但Lucius分不清是因为眼泪还是冷汗。

“至少我们现在可以杀死他了,”Bellatrix大笑。“让他付出代价。为了我们的主人——为了我们自己!”

“不,”Lucius拒绝。“他活着对我们更有用处。”

她疯狂地摇着头,黑色的头发在肩膀上狂乱的扫过。“活着的?我们所有人都随时可能死去!”

在Lucius构思好他的回答前,陵墓里的一阵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一道白光亮起,然后Draco幽灵般地从他靠着的大理石墙壁边走开。他茫然而紧绷的脸上毫无表情。他犹豫了一下才在Lucius面前停下,仿佛不能确定自己眼前是谁。灰色的尘土依然粘附在他的长袍上,即使他的双手已经清洗干净。Lucius悲痛地意识到,他看起来已经半疯了——这并不令人惊讶,目睹自己的母亲燃烧起来,并最终在自己双臂间化为灰烬对一个孩子来说太难以承受了。

像梦游一般,Draco伸手探向颈间,从长袍中抽出一条银链。看到自己的儿子机械地抽出链子直到将它扯得笔直,Lucius畏缩了一下。链子被扯断的同时他脖子两侧薄薄的皮肤也被拽出了红痕。Draco举起自己的手,Lucius不需细查那小小的银哨就知道了他握着的是什么——以及这意味着什么。

“母亲在去Riddle庄园前把它给了我,”Draco轻声说道。

“那是海妖之哨!”Bellatrix压低了声音。“是它吗,Lucius?我的妹妹一定是疯了才会把它给一个孩子。”

“或者是有预见性。”Lucius从Draco掌心拿起那小小的事物,感觉着它身上从大海深处传来的冰冷。然后他放下它,让Draco的手指合拢握住它。

“你需要吹响它,Draco,”他说,压抑住自己想要拥抱男孩,抹去他脸上淡漠疼痛地冲动。他不能承担暴露出弱点的风险,并且Draco也很可能因为他的举动而完全崩溃。“去把其他人叫来,”他对Macnair和Bellatrix说。

“那什么?”Macnair低吼。

Draco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所以Lucius转过头开始解释。

“它可以召唤海妖的马车。”看到刽子手脸上铭刻的不解,他补充道:“传说湖神尼缪曾经将一只海妖变成马车,送她的儿子兰斯洛特跨海,从布列塔尼到英格兰去与亚瑟王决斗。几世纪后,我们的祖先Perseus Malefoi得到了这只哨子。他乘坐海妖的马车抵达英格兰,给威森加摩的主席留下了深刻印象,从而当上了他的首席顾问。海妖之哨会服务一支巫师血脉三次,然后海妖就能获得自由返回大海。我的家族保留着第三次机会至今。”

“那什么马车——它能带走我们所有人吗?”Macnair怀疑地问。

“我们全部,甚至更多都行,”Lucius点头。“那是自然魔法。现在请去召集其他人,我们没有太多时间。”

Lucius轻推了下Draco的肩膀,在看到男孩转过身似乎在打量到底发生了什么时,他心里无声地呻吟了下。注意到Walden和Bella向幸存者藏匿的大理石陵墓深处走去,他碰了碰Draco的手。

“吹响它,”他重复。

终于,Draco将哨子举到嘴边,对它的寒冷一无所觉。

哨子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没有一丝风在干燥的草地上吹出打破沉寂的声音。然后猛然间,一阵强风扯动Lucius的头发,带着大海的气息盘旋嘶吼。一股蕴含大量海水的雾气扑面而来,让他双颊潮湿、鼻孔灌满咸腥味。马车如寒冷的化身般由八月的天空坠下,通体灰绿,看起来庞大又虚幻,有着椭圆形、贝壳蓝的车轮,但却能毫无颠簸的滑动。即使孩童时期在曾祖父的膝头听到的古老传说已经告诉过他会看到什么,但Lucius一直不能十分相信——直到此刻,马车在他眼前显现。

海妖马车前只套了一匹马,一匹狂野、身体如夜骐般仿若幽灵的蓝绿色生物,它的形体虚幻,燃烧的橙色双眼带着恶意凝视他们。水雾顺着它细长的头颈构出鬃毛的样子,并在尾端后腿间聚合成长长的尾巴。它不耐烦地用一只粘附着藤壶的马蹄踩踏地板,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地面绿草也未曾弯曲。那车轮也一样。

僵硬的手指触上宝石镶嵌的,不知是木是石还是金属材质的冰冷门把手,Lucius忍着退缩的冲动拉开了门。湿气从门中涌出,同时伴以从台阶上滴落的海水。

他将手放在Draco的后背推他爬上马车。里面冰冷咸腥的雾气立刻凝结,变成了两排面对面的木质条凳。Lucius帮Draco在一个角落里坐下,用他布满灰尘的长袍裹住男孩畏冷的肩膀。Draco的手中紧紧握着那只哨子。

Lucius爬出马车给Macnair让出空间,后者正推着小Vincent Crabbe走在前面,身上搭着半昏迷的大块头Andrew Goyle的一边胳膊。在Goyle的另一边,双臂满是绿色水泡的Marcus Flint正尽力帮这个呻吟着的食死徒爬上马车。这是一幅让人痛苦的画面。Crabbe和Goyle父子两代总是站在他和Draco的背后。失去小Gregory和Vincent的父亲将会很难习惯。Flint是唯一一个对海妖马显示出不安的——MaCnair是因为太过坚强,而Goyle和小Crabbe则是像Draco一样似乎对周围的环境一无所觉。

Lucius转身看到Bellatrix从后面走来,杂乱的黑发在薄暮下晕出阴影。独自一人。

“Rabastan呢?”他问道,即使他的双眼已经看到她袖子上新鲜的血液。她的刀子现在明晃晃地挂在腰带上,上面粘着一小片黑色的衣料。

“他不来了。”

“该死的,Bella!”Lucius咆哮。他曾经看到Rodolphus躺在战场上,胸口被黑色的血液和碎裂的骨头搞得一团糟,但他们或许还是能救回Rabastan的,即使他被撕裂的胳膊可能不行了。弄不清Bellatrix到底是相信Rabastan救不活还是想把他作为自己对Lord Voldemort记忆的最后献祭。另一份过去,消逝了。这让他的喉头充满酸苦。

她扔给他一个嘲弄的微笑,越过他爬上马车,很可能十分清楚他是多想拽她出来捏断她的脖子。

从山的另一边传来不断逼近的声音,是时候走了。Lucius俯身从地上拽起毫无意识的Potter,扔上肩膀。完完全全是一个搜捕手的体型——他轻得像是用小鸟骨头撑起的,或者像是黑君主在死之前吸走了他的一半体重。Lucius的嘴角卷曲。也许最终这个脆弱又绝望的生物能派上点用处。

他将男孩扔进马车中,听见他倒在车厢地板上,发出像是装在湿麻袋中的骨头撞击般的声音。然后他跟着爬上去,挤进他的同伙们明智地留给他的Draco身边的座位上。

深吸一口气,最后看了眼Lord Voldemort死去后仅余的少数人。他将手放在Draco仍然紧紧握着哨子的手指上。

“我们走。”

******************************************************
注1:Coeur d'Empuis,作者自创魔药,结合效果取了个译名,希望没有太恶俗。
注2:此处指Percy。Percy之前的上司Crouch先生总是记不清他的姓,一直叫错为Weatherby,故此处Lucius以为他是叫Weatherby Weasley。



TBC(试阅部分完,后续将在周年本完售两个月后放出)
发表于 2011-10-14 19:5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大辛苦了~~~

萬分期待啊~~~~

LH大好................

---
PS:其實我也是順應傳統來留爪印.....沒敢看內文....怕太煎熬...昂頭等書到手,就可以有一口氣的看的幸福時光了啊~~
发表于 2011-10-14 21: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LH有爱啊~可惜我没钱买……郁闷啊……
这篇文很正剧的感觉诶……一看就知道很虐……郁闷ing
发表于 2011-10-16 17: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我很纠结那个微量DH到底是多微的量Orzz
嘤..........少爷TAT

话说九万七千字,你真的搞出来了...!

点评

对这篇文的少爷,我有一句话感想——少爷你真是人生赢家啊……! 总之这篇文当DH看就是开放结局,当LH看就是BE……╮(╯_╰)╭  发表于 2011-10-18 21:21
发表于 2011-10-23 13:35:34 | 显示全部楼层
“LH!还是微量DH!!”我能说的只能是我无比的期待11月份周年本上市~不愧是Hijia和月下珠大人的原稿和译稿,自然正剧,很有JK感觉。不知是不是BE~最近LH悲文看的虐心虐身但还得看哇~
发表于 2011-12-6 21: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开头,这篇文好像很好看耶,不愧是Hijia和月下珠大人,好期待七周年的本本啊~
发表于 2012-1-21 18:3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我看完了 觉得心情激动而且很难受 唉 可怜的小哈被虐的 说实话 我完全看不出这是卢哈 我觉得其实这个结局可以加一个德哈的番外~要不然真是心理憋得难受
发表于 2016-11-6 00: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卢爸真的是……个好爸爸,拼死都要让小哈保住德拉科,总觉得今后小哈都要活在他死亡的阴影里了。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猫爪论坛 ( 陕ICP备07011077号 )

GMT+8, 2020-11-26 17: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